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村

窦中亮的艺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窦中亮,原名窦炬,字中亮,以字行,号墨村别署三栖堂,醉墨斋主人。1970年生于颍水之滨书香世家,往来于北京上海。.海派画家、中国画虎百家之一。 师承吴作人先生,古文字书法师从张桂光先生,简帛书法得吴颐人先生指导,画虎学习冯大中先生,国学书画家王延林先生入室弟子。 专注于油画,水墨,书法的研究,实验,创作.作品关注人生,关注自然,颇具学术性.为业内专家,收藏家所注目. 现任上海蓬莱画院副秘书长、北京三栖堂艺术中心学术主持、南京国际慢城海风楼艺术区驻地艺术家、海风楼美术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2014-05-13 23:30:20|  分类: 艺术品 油画 水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 窦中亮 - 窦墨村
 当代水墨人物画《乐府诗意图》终于完成。癸巳年秋画于上海蕴藻浜之畔,甲午年春落款于中州颖水之畔。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 窦中亮 - 窦墨村
修竹、常春藤、长椅、美人,是为此幅人物画之构成。资料取自于气候宜人的小高原城市春城昆明,画作人物原型为在春城相识的绍兴朋友。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 窦中亮 - 窦墨村
整体以中国画技法白描、水墨为主,设色借鉴西画技法,追求淡雅。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 窦中亮 - 窦墨村
人物修长的腿值得表现,采用西方水彩画法去画肤色肉感。
款识题字,以典型汉代文字汉简体书写,内容借用汉乐府诗表现相思之意。
 
墨村艺术:乐府诗意图 - 窦中亮 - 窦墨村

饮马长城窟行

朝代:两汉

作者:佚名

原文: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注释①绵绵:连绵不断之貌。这里义含双关,由看到连绵不断的青青春草,而引起对征人的缠绵不断的情思。远道:犹言“远方”。②远道不可思:是无可奈何的反语。这句是说征人辗转反复,想也是白想。③宿昔:一作“夙昔”,昨夜。《广雅》云:“昔,夜也。”④“梦见”两句:刚刚还见他在我身边,一觉醒来原是南柯一梦。

⑤展转:同“辗转”。不相见:一作“不可见”。
⑥“枯桑”两句:枯桑虽然没有叶,仍然感到风吹,海水虽然不结冰,仍然感到天冷。比喻那远方的人纵然感情淡薄也应该知道我的孤凄、我的想念。闻一多《乐府诗笺》云:“喻夫妇久别,口虽不言而心自知苦。”枯桑,落了叶的桑树。
⑦“入门”两句:别人回到家里,只顾自己一家人亲亲热热,可又有谁肯来安慰我一声?媚,爱。言,《广雅》云:“言,问也。”
⑧双鲤鱼:指信函。古人寄信是藏于木函中,函用刻为鱼形的两块木板制成,一盖一底,所以称之为“双鲤鱼”。按以鱼象征书信,是我国古代习用的比喻。
⑨烹鲤鱼:假鱼本不能煮,诗人为了造语生动故意将打开书函说成烹鱼。烹,煮。
⑩尺素书:指书信。古人写信是用帛或木板,其长皆不过尺,故称“尺素”或“尺牍”。这句是说打开信函取出信。长跪:古代的一种跪姿。古人日常都是席地而坐,两膝着地,犹如今日之跪。长跪是将上躯直耸,以示恭敬。“上言”两句:信里先说的是希望妻子保重,后又说他在外对妻子十分想念。餐饭:一作“餐食”。

译文
  河边春草青青,连绵不绝地伸向远方,令我思念远行在外的丈夫。远在外乡的丈夫不能终日思念,但在梦里很快就能见到他。梦里见他在我的身旁,一觉醒来发觉他仍在他乡。他乡各有不同的地区,丈夫在他乡漂泊不能见到。桑树枯萎知道天风已到,海水也知道天寒的滋味。同乡的游子各自回家亲爱,有谁肯向我告诉我丈夫的讯息?有位客人从远方来到,送给我装有绢帛书信的鲤鱼形状的木盒。呼唤童仆打开木盒,其中有尺把长的用素帛写的信。恭恭敬敬地拜读丈夫用素帛写的信,信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书信的前一部分是说要增加饭量保重身体,书信的后一部分是说经常想念。

       《饮马长城窟行》属乐府《相和歌辞·瑟调曲》,又称“饮马行”。歌的笔法委曲多致,完全随着抒情主人公飘忽不定的思绪而曲折回旋。比如诗的开头,由青青绵绵而“思远道”之人;紧接着却说“远道不可思”,要在梦中相见更为真切;“梦见在身边”,却又忽然感到梦境是虚的,于是又回到相思难见上。八句之中,几个转折,情思恍惚,意象迷离,亦喜亦悲,变化难测,充分写出了她怀人之情的缠绵殷切。

  诗中所写思妇种种意想,似梦非梦,似真非真。诗中所写他家有人归来和自己接到“双鲤鱼”、“中有尺素书”的情节,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一种极度思念时产生的臆象。剖鱼见书,有着浓厚的传奇色彩,而游子投书,又是极合情理的事。作者把二者融合在一起,以虚写实,虚实难辨,更富神韵。

  最令人感动的是结尾。好不容易收到来信,“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却偏偏没有一个字提到归期。归家无期,信中的语气又近于永诀,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大概是寄信人不忍明言,读信人也不敢揣想的。如此作结,余味无尽。





2014.5.13。
墨村中亮    又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书画鉴赏
阅读(59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