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村

窦中亮的艺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窦中亮,原名窦炬,字中亮,以字行,号墨村别署三栖堂,醉墨斋主人。1970年生于颍水之滨书香世家,往来于北京上海。.海派画家、中国画虎百家之一。 师承吴作人先生,古文字书法师从张桂光先生,简帛书法得吴颐人先生指导,画虎学习冯大中先生,国学书画家王延林先生入室弟子。 专注于油画,水墨,书法的研究,实验,创作.作品关注人生,关注自然,颇具学术性.为业内专家,收藏家所注目. 现任上海蓬莱画院副秘书长、北京三栖堂艺术中心学术主持、南京国际慢城海风楼艺术区驻地艺术家、海风楼美术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从郭庆祥败诉看文艺批评应具备的操守  

2011-06-22 15:39:33|  分类: 艺术,文化,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郭庆祥败诉看文艺批评应具备的操守 - 窦中亮 - 窦中亮

 

“流水作画”的画家范曾       vs        “囤积居奇”的画商郭庆祥

 

 

  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范曾状告郭庆祥侵犯名誉权案日前由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郭庆祥向原告范曾书面道歉,并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7万元。法院驳回了原告对另一被告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承担侵权责任的请求。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称:“‘郭文’中通篇对范曾的诗、画、书法、作画方式及人格分别做出了贬损的评价,如‘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虚伪’等,造成其社会评价的降低及精神痛苦,郭庆祥的行为已构成对范曾名誉的侵害。对于范曾要求郭庆祥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请求中,合理的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的部分,本院予以驳回。因郭庆祥曾收藏范曾的作品,二人系交易的双方,交易行为之中存在商业利益,故郭庆祥称其文章为纯粹的文艺评论的观点,本院不予采信。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郭庆祥说:“情理之外,意料之中。这是‘流水线作画’打败了艺术批评。我会继续上诉,这毕竟不是最后的判决。”“从艺术发展的规律出发,我批范曾‘流水线作画’没有错误。范曾这种误导大众审美的行为,已经导致了严重的社会恶果和文化乱象:如艺术品市场‘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让一些低俗、媚俗作品得以泛滥;把艺术品当成概念来炒作、恶搞等等。范曾的行为违背了艺术自身的发展规律,同时也背离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因此,我们必须阻止范曾这种欺骗民众、严重影响大众艺术审美教育的行为。”郭庆祥说。最后,郭庆祥表示:“范曾的人格名誉,由他自己的行为来决定,凡走过必留痕迹,与文艺批评毫无关系。我们只对范曾在绘画上的高低曲直感兴趣。因为范的画作产量极大、铺天盖地,涉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权益。要让真正好的作品流传后世,是批评家的职责所在,也是艺术家的天职。”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中说:“《郭文》对范曾的诗、画、书法、作画方式及人格分别做出了贬损的评价……”也即是说,范曾的作画方式应该受到法律保护,范曾的名誉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范曾作品及为人       

    

    范曾的画有一股“仙气”。范曾却常说,他的画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范曾众多的人物画,画出了中国的民魂,画出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范曾作画主张用石涛“一画论”之精义,力追天籁之境,精于白描,尤喜写意人物。,

范曾的为人高度概括的话,就是:“逍遥,潇洒,自信,老辣,顽童”。

作为一代书画大家,范曾大隐于市,却心挂世人。千金散尽,独享平淡生活,收放之间,尽显大家风范。范曾先生作为文化人群体的代表,和企业家们一同行善,在中国知识阶层中具有标杆的意义。

人们只知道他的画,却鲜有人知道他的善行。作为一代书画大家,范曾大隐于世,却心挂世人。千金散尽,独享平淡生活,收放之间,尽显大家风范。范曾先生作为文化人群体的代表,和企业家们一同行善,更能让中国财富上长出精神来,在中国知识阶层中有标杆的意义。

 范曾归国声明:
     近三年在域外岑寂而孤独的生活,使我知道一旦远离幅员无垠的神州大地山河,离开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的土壤,我只能写出如此的嗟叹∶“归程应识天无际,寄寓翻知海有涯”,和如此的凄惶∶“雨冷丁香,忍识他乡是故乡”。从而使我悟到艺术家不能囿于因一时一际困惑而追求的小自由和小解脱,这就可能重陷另一种心灵的桎梏。唯有与祖国同在,才应是我永恒的、不朽的追逐,才是我心灵的大自由、大解脱。
     我是一个艺术家,于政治殊甚懵懂。然而历史在前进,当我看到二十世纪末世界经济萧瑟,而故国一枝独秀这不争的事实时,我为伟大的中华民族所蕴含的自我调节力而自豪。向前看是一片横无际涯的浩荡景象。我的心境已非畴昔,往日所执着,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情随事迁。我深知没有祖国的富强和人民的福祉,一切都徒托空言。目前政府的改革开放政策深得人心,我表示支持,并愿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尽其绵力。近日有诗句云∶“已卜家山花万树”,“杜鹃花开”宜作此解。
    我曾说既爱江山,又爱美人,而今楠莉又如何?她不愿看到我空白少年头,她无法慰藉我无边的烦恼。其实我刚来巴黎不久,我已有诗谶云∶“前程是异域羁旅,长空有莫名愁绪,莽天涯,只剩我与汝。”我们都深感去日苦多,不愿再在天涯飘泊。消除烦恼,便识归程,我深祷故国山河无恙,亲人安康。
                                                        范曾  1993年6月27日于巴黎

 范曾写过另一篇文章,题为《困惑中的崛起》。

 范曾在这篇文章中说∶“艺术之感人,不仅仅靠技巧的纯熟,与画面透露出的思想更有关系。……有人说,我们这个民族因循、惰怠、落后、愚昧,诚然这是应当克服的劣根性,但我更想到自古以来那种杀身取义的英雄,想到赴国难、轻生死的志士,想到中国的国士之魂,想到以清贫自恃,以廉洁无瑕的生活自勉的共产党员方志敏,想到以野草充饥的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国从来就是靠着这些饿肚皮包容古今,靠着这些硬骨头支撑天地的,这个民族才历万劫而不覆,才能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在失败中燃起希望!中国共产党六十年的光荣战斗历史,不正是中国人民从黑暗走向光明的最伟大的历史见证吗?……我相信请缨有路,报国有门,于是我振起笔底的雄风,画忧国忧民的屈原,炼石补天的女娲,酾酒临江的曹操,临危慷慨的嵇康,驱鬼拿妖的钟馗,画出他们的智慧和力量,为 人的尊严、自信、高洁、旷达、疏放和自然淳朴之美,歌颂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推重的品节和风貌。我以为我的作品之所以得到海外侨胞感情上的共鸣,就是由于我的画包含着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范曾的画不错,他的讲话也很有个性,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争论也很正常。

  关于“流水作画”,现在范曾流水作画也无所谓呀,国家没规定不许批量作画是不是!要是范曾真的是批量生产,那真是令人一惊:范曾先生又创新了。

  关于“坐四望五”只之说,略显自夸,个性使然也,一个艺术家因其性格使然做些过头自评无可非议,否则艺术的个性何来?有争论也正常。

  关于"婚姻爱情",感情波折属于个人私事。

  关于“去过归国”,范曾感慨道∶“我困惑于出走,解脱于归来。”此亦能为公众理解。

  关于“法律纠纷”,郭既然标榜有批评的自由,那为什么不允许范曾誓死捍卫对自己作品、人品的自由呢?

 

 

画家的流水作画vs奸商的囤积居奇

 

   郭庆祥所谓的“流水作画”观点,本身是个伪命题。

 流水作业与程式化本身属于中性词。

 对于书画家创作来说有利于锻炼笔墨,推敲形象。

 艺术家的流水式作画,自我复制,自我完善,每一件都不完全相同,都有创意变化在里面。

 值得注意的是,当流水作业与程式化出大量劣质作品行世,无疑是艺术毒瘤,如同行画!不但损害收藏者的利益、损害欣赏者的眼睛,更是浪费笔墨纸砚!

 而流水作画作出大量优质作品,无疑是艺术大餐,实在是值得我们鼓掌相庆的。即便是名曰“流水线作画”,又有何妨?

 所以,艺术品的价值在好坏,在真假,不在流水不流水。真正的艺术家流水式作画的作品,其艺术性、经济价值、收藏性不容忽视。

 看了郭庆祥公开发表的照片。对郭庆祥所提流水线作画的说法不能认同。照片显示,范曾画室的墙上,并排悬挂着十多幅作品,画面的人物并不雷同,着色时,对各幅画的点染部位、浓淡也不相同。郭庆祥不能主观判定为“流水线”。即便属于流水线,这也是画家的作画的方法。      

  如果郭庆祥以一批画的价格订购范曾的一幅画,那么范曾还会这样画吗?

  范曾的画是一笔笔画出来的,何为流水作业,谁规定一个题材只能画一张两张?要不齐白石、徐悲鸿、八怪、八大等不都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也许多年后,我们画家习惯于流水式创作(其实,过去和现代都有许多才华横溢的画家用此方法!),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当初那位自誉为文艺批评家的奸商郭某是多么的可笑。

 批量画画会影响到少数人投机商靠囤积艺术品发财,所以反对啊。当年,郭庆祥豪气冲云的花大把银子买数百幅范曾的作品难道是为了潜心欣赏,艺术评论吗?

 大连收藏夹郭庆祥当年为炒高吴冠中的画立下了汗马功劳,高调抨击拍卖炒作乱象的郭庆祥,本身就脱不了干系!

 真要让普通民众也能欣赏到大家真品,批量才是创新!批量画画有什么不好?创新有什么不好?现在艺术品只能是有钱人的私物。这么多的大众什么时候才能拥有1、2件?批量画吧!鼓励!

 我就不信:范不如唱一首歌就能得一百万以上的流行歌手?他再唱,还能得这么多,批评范的朋友:你们怎么看呢?

 


文艺批评和人身攻击

 

   郭庆祥虽然言必文艺批评,但是否定不了艺术贩子,投机商的身份,画家对他的胜诉是艺术的胜利。

 你有评论的自由,我就没有创作方式的自由?法律是保证每个人有法律上规定的自由,所有的自由都不能以剥夺他人的自由为代价。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看不得别人成功,嫉妒之心,说起来也冠冕堂皇。

 中国有句古话,叫“出头的椽子先烂”,范曾过于锋芒毕露了!必遭人嫉恨!

 法院判郭败范胜是有法律依据和道理的。

 批评作品无罪,贬低什么人格,那就是侮辱性的了!!侮辱人的事,可大可小,前些日子,李敖就要告小S了~~不也一句话的事!!这件事,这样的判决是站得住脚的!

 本来“,“炒作”是一个中性词,逐渐地“炒作”成了社会的一种病态。媒体、评论家、收藏家、拍卖行、画家,没有不炒的。

 几乎 没有离开炒作的艺术,解元唐伯虎的画,还不是炒作出来的! 最懂得炒作的艺人张大千,从不隐晦自己的炒作,不单单是为了钱,更想去宣传画的人文张力! 因为一副精美的巨作,不能够让多数人知道,那他的寓意和对社会的积极影响就不够!也背离了作者,和社会大义公理的初衷!

 郭先生的话也是太刻薄了些!艺术评论的话语如果是站在艺术角度和公正的立场上应该是没这么尖酸刻薄的,我向想郭庆祥先生是应该有所检讨自己用词的本意再说,也请郭庆祥先生引以为诫,作为评论者莫以一己之见而代表大家,更不要挾私报复!!

 舆论监督不能无中生有造谣诽谤,一切必须要有根据,如果涉及语言暴力,都不能绳之以法,那不是成文化大革命了?说到底,就是一个利益被人剥夺的奸商,从而表现出来的疯狗样。不相信这样的人能主持什么正义。

   现在是市场经济,什么都是商品,画家和画也成为商品似乎也没什么不妥!我们只要真正用商人的眼光看这些事就心平气和了。

 郭可以客观评论一个人,但不但妄自诋毁一个人! 一个艺术家维护自己的艺术成果是他的天职和自身需要,因为艺术作品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任何的复制都是剽窃!        

  前段时间,争议的焦点似乎是范曾批量式生产,那么,建议创建国家标准,对艺术家的画作的生产流程有一种严格界定,以至于颁布国标,是否就能满足郭庆祥之流的私欲呢?

范曾属于性情中人,狂放之语或过于极端,评论界对此应有宽容之度量。

在此,还要劝劝范曾先生,君不见,前五十年遭人毁谤,后五十年屹立辉煌!心胸坦然,骂是骂不倒的,让他们嫉妒去吧。

 

文艺批评家的操守

 

  文艺批评又称文艺评论。指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下,运用一定的观点,对文艺家、文艺作品、文艺思潮、文艺运动所做的探讨、分析和评价。是文艺学的组成部分。它以文艺作品为对象,以文艺鉴赏为基础,按照文艺的特点合规律,对文艺作品进行社会学的、心理学的、美学的诸多方面的分析和评价。它随着文艺创作的繁荣而发展深化,又反过来作用于文艺创作。

    艺术评论与人身攻击是两回事,关于范的评论有很多很多,但范为什么只告郭,是因为郭的评论中明显带有人身攻击的大量内容。

    作为收藏家的郭庆祥,你可以不喜欢,你可以不买他的画。

    作为文艺批评家的郭庆祥,你可以认为范的作品一文不值,但你不能攻击人身。

    大连收藏家摇身一变成为文艺批评家,其文章中的这些形容词诸如‘装腔作势,颇为俗气’‘华而不实,稀缺内养’虽为评画,但实为评人,因为这些词语都是用来形容人的,而非形容画家的作品。”

     大家都知道,大连收藏夹郭庆祥当年为炒高吴冠中的画家立下了汗马功劳!郭庆祥 散布的系列批评,到底还是为了他手里吴冠中的画吧,炒作吴冠中的画罢?

    范曾再不好,很多画还是能拿得出手的,还有他也捐出来了很多善款,人无完人,要求不必太高。

    判决书中的态度还是比较客观的:因郭庆祥曾收藏范曾的作品,二人系交易的双方,交易行为之中存在商业利益,故郭庆祥称其文章为纯粹的文艺评论的观点,本院不予采信。

    归根结底,还是源于一次不愉快的商业合作。演化为如今这番积怨泄愤式的叫骂,显然与文艺批评无关,虽然投机商人郭庆祥更钟情于媒体所赋予的新身份———“文艺批评家”。

    本来,文艺批评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只与学术有关,而与人身攻击无关;文艺批评家是值得社会尊重的专业人士,是讲究职业操守的。

    郭庆祥的艺术批判精神可嘉,但是也要具备批评家的操守啊!

    艺术批评应该保持相对独立性,中国现在的现状,我们这种独立性基本上完全丧失了,今天的文艺批评完全封闭化,成为艺术生产各个利益链条各个重要的环节。

    当投机画商混入文艺批评家行列后,里面塞入了个人私利,带来的不是文艺评论的繁荣,而是混乱。

        君不见某些批评家为了私利而肉麻的恶捧?为了私心而泄愤式的攻击?

    最后的结果造成了评论家信誉贬值,操守下降。

               

 

 

 

2011年6月

北京三栖堂

窦中亮

 

 

 

相关新闻:

中国书画报《独乐乐,何如众乐乐?请问郭庆祥先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219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