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村

窦中亮的艺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窦中亮,原名窦炬,字中亮,以字行,号墨村别署三栖堂,醉墨斋主人。1970年生于颍水之滨书香世家,中央美术学院研修。往来于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海派画家、中国画虎百家之一。 师法吴作人先生,古文字书法师从张桂光先生,简帛书法得吴颐人先生指导,画虎学习冯大中先生,国学书画家王延林先生入室弟子。 专注于油画,水墨,书法的研究,实验,创作.作品关注人生,关注自然,颇具学术性.为业内专家,收藏家所注目. 现任上海蓬莱画院副秘书长、北京三栖堂艺术中心学术主持、南京国际慢城海风楼艺术区驻地艺术家、海风楼美术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锥臼胜景记  

2011-06-10 10:31:15|  分类: 文化,艺术,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锥臼胜景记 - 窦中亮 - 窦中亮

 

 

庚寅清明,公元两千又十年四月五日,畅游京北昌平锥臼峪。归来伏案欲为三件速写题款,锥臼一草一木,一石一峰,一泉一流如在眼前。余欲以文字详记而后快也。

上午十时许,一行人从昌平沙河驱车直奔十三陵方向锥臼峪,踏春访胜。一路两旁,春柳吐绿,山杏绽蕾。众人心情大好。转眼车已过了明十三陵,进得山里,坡愈陡,景愈奇。

至一山村下车,步行。但见山路右边沟壑,巨石星罗,响水哗啦。逆水而上,转过弯去,豁然开朗。迎面远处巨峰壁立,乱岩耸峙,及近草木华滋,脚下小溪或缓或急,其景犹如水墨国画山水屏风也。

来到锥臼峪景区门前广场,忽听得有人惊呼,抬眼望去,一阵黑旋风呼啦啦而至,转瞬盘旋而起,原来一群乌鸦般黑鸟,齐刷刷在广场上空翻飞。吾从央视动物世界了解到,海洋鱼群,或为觅食,或为避险,而集体突然转向之壮观景也。

看鸟群黑压压由远及近,头顶盘旋,呼啦啦,忽高忽低,犹如大型乐队,在指挥棒下,时而俯冲,时而盘旋,游人惊叹高一声低一声,正在抓拍,鸟阵逐渐向东南方向盘旋、移动,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远处的小山包。

入得景区门,拾级而上,贴山脚曲折提升。转身来,面前一水坝形成的深潭,幽幽如翠玉般,潭面半是碧水,半是浮冰。想想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山外市区河湖皆已找不到冰,山中有此奇观,深感ues,呵呵。。。

逗留照相之后,回首仰望,势能夺人的万丈峭壁,一突出的岩顶上,有一卵状巨石立在那里。名曰“风动石”。瞬间脑海闪一念头,一阵大风,巨石或即滚落下来,坠石之处,正是刚刚上来的山道台阶,思来令人心有余悸。此地不可久留,继续沿崖畔台阶前行。

进得山谷,两边峰峦高耸,谷底草木茂盛,沙软滩平,曲水流缓,不由得让人零距离亲水体验。

峰转境移,已是琴曲迎宾之境也。

巨岩小石散落谷底,汩汩清流穿插迂回,时而风清潭静,时而激流如注,钉头小鱼出没其中。小潭索桥。但见厥草苔藓爬满两边峭壁,谷底大型灌木乔木不多,一石、一沙、一水、一草、一木皆如冲洗过后,一尘不染。闹市公园精心设计的假山,实难望其项背也。

阳春多云偶有日头,中午时分,光影朗朗,心情朗朗。

峪中深处,小溪旁有一开阔之地,一些残垣断壁,据说是龙王庙遗迹。或为古人恐于水患,而祈求神灵,避灾祈福之所罢。

游人沙滩岩石坐下小憩,山谷远处林木依稀,一面巨岩横在眼前,有细流如注,潺潺,顺山脚下行。

仰首远望,屋檐状峭壁下分明有一圆圆的鸟巢附着壁上,用相机拉近功能观察,只见鸟巢西瓜般大小,圆圆的,上面开有一个口。它的主人是谁呢?鹰?雀?燕?在场的游人,无从知晓。

山谷风凉,阴云袭染山峰,谷中岩石明暗,草木幽冥。游人匆匆回转,已有雨点落在额头。

回到归途车上,浮想联翩。。。

想那山谷墨云压峰,深谷幽冥,忽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暴雨倾盆,鸟惊兽骇,踪迹消遁也。

亦或霪雨连日,万瀑如练,千溪竞流。进而崩岩坠石,树倒木摧,泥石奔涌,群壑雷动,此则闻之色变的山洪暴发也。

至若阳光明媚,鹰击长空,鸟啼高枝,花香幽涧,鱼游碧潭。携妻牵子,谈笑山野,淌翔其间,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之感也。

自然阴阳变化剧烈如此,人生荣辱浮沉亦如此!

人生之俯仰宠辱乃社会现象,也是自然现象,喜也如此,忧也如此。坦然旷达处事也即人生高格也。

伏案浮想,文笔无法,即兴敲打,不知所云。

 

 

 

2011年5月26日星期四

颍水览胜阁

 

窦中亮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